在树林里被乌鸦咬伤脚之后

李白在树林里面被乌鸦咬伤了脚。血液从伤口里汩汩流出,沾湿了周围一圈积年腐烂的落叶;他拄着剑试图站起来,但是他做不到。天色昏暗,他无法看清自己究竟流失了多少血液,只感到世界圈圈眩晕,五感失真,手中的剑刃仿佛变成了面铸的,用力一压就会脆声断裂,变成一堆破钢烂铁,崩析分散,伤口嵌入了金属碎片,又被掉落的剑柄堵住,那一片皮肤包裹着无法流出的血液,颜色妖冶而臌涨,就像是旅行时见过的艳丽绘画一样。他被幻想中的景象惊得惴惴不安,丢弃了手中的剑,闷响被地面厚重的腐植给吞噬了。他放声呼唤,感觉到肺叶和喉咙仿佛通了一条极具韧性的线,而那响彻森林的声音就从这条线发出来而不是他自己——那条线放声呼唤:“有人吗——”这样放肆的呼喊声没有招来林中的野兽。诸葛亮凭空出现在了李白面前,他的短发在黑暗中闪烁着晶莹的苍蓝光泽,他的眼瞳专注的凝在李白眼中,他朝李白伸出了手:“是你需要帮助吗?”给李白的感觉就像是奇闻诡志里的精怪。李白站起身朝他走去,感觉脚上似乎不那么疼了,行动也变得毫不费力,短短几步路的途中他踢到了自己先前丢弃的剑,因为感觉已经好多了、而剑从面铸的重新又变成了精钢铸的,所以他弯下腰将它捡了起来,动作稳健有余,就像先前被乌鸦咬伤了脚而汩汩流血的人不是他一样,但他还是想不到拒绝诸葛亮帮助的理由。他对蓝色短发的男人说:“是的,是我。”于是他们两个一起走了。诸葛亮将他带到了自己居住的茅草屋里,屋子里面干燥而温暖,火苗闪烁着跳动的橘黄色的光,火星在里面劈啪作响,李白在进了屋之后才察觉到自己身上的衣服原来都湿透了,衣角滴滴答答的掉着血珠子。他感到抱歉,诸葛亮依旧是个好人,他原谅了李白,李白把湿衣服脱下来,瘦削而肌肉流利的身躯被屋内的热度烘干,感觉干燥而温暖,就像重新换了具干净的身体。他们两个一起收拾好地上的血液,完事后李白躺在那张铺了软褥的躺椅上,阖着眼半梦半醒的样子,诸葛亮将药拿过来给他处理了脚上的伤口。“林子里经常会有被乌鸦咬伤脚的人,那是一群黑皮的小坏蛋,羽毛闪烁着幽深的、青蓝色的暗光,在腐叶上爬来爬去,见到温暖干净的东西就咬。”李白感觉自己脚上被乌鸦咬了的地方有些凉,他睁开眼低下头去看,看见诸葛亮动作十分轻柔地在那一片皮肤上面擦着乳白的药膏,没有一指甲盖儿大的伤口,连血痕都没有。诸葛亮似乎没有发现那上面完好无损的事情,仍然在给他上药,药膏的味道好闻极了,似曾相识,和噼啪燃烧着的木柴散发出的气味一样。李白想,自己并没有受伤,要不要把这件事告诉诸葛亮呢?如果说出来了,自己大概就没有继续留下来的理由了,而这里又干燥又温暖,李白走起了神,看着那片皮肤逐渐变成和药膏一样乳白的色泽,决定把这个真相咽回到肚子里去。他重新躺回躺椅上,重新阖上眼,诸葛亮把绷带拿出来缠绕在他虚假的伤口上,问他疼不疼,李白说:“有一点吧。”诸葛亮的动作就真的更轻了些,但绷带还是扎得紧紧的,像是把那一块血液都堵住无法流通,就不会流血一样的原理。扎完之后,他问李白,还疼吗。李白原本说疼是骗人的,但现在却被绷带弄得真的有点疼了,他有些担心自己的脚会被勒到坏死,但是又无法表现出来,于是他和上次一样说:“有一点儿吧。”诸葛亮就给他取来了酒。李白看到了酒,像是他的剑看到了他的剑鞘,于是就感觉脚不算什么了。他和诸葛亮喝起了酒,感觉自己的重量在一点点减轻,似乎正在脱离这具受了假伤的躯壳,穿透屋顶,飘向头顶浩瀚无际的星空,灵魂轻盈而灵动。炉子里的火似乎变得更旺了,他有些热,身上又出了血,把躺椅上的褥子给弄脏了。诸葛亮依然说没关系的,但李白依然感觉过意不去,他说我们出去吧,不然血就要把屋子弄脏了。诸葛亮点点头,说好的。他扶李白起身,李白扶着自己钢铸的剑起身,有些晃悠地出了门。门外是很美丽的风景。苍蓝色的星空淌着一条银河,和血液一样汩汩流动着细碎的光。森林漫无边际,腐叶被掩盖在厚重的雪层下,星月的光辉映照着雪面,周围一片柔和而冷澈的光。诸葛亮说,不要离开屋檐下面,这里的雪很深。李白答应了,他抬起头才看到原来诸葛亮房子的屋檐这么长,宽度足够他们两个并肩而行却不会掉到雪里去。他和诸葛亮绕着房子走,走到北面的窗前时,李白指着头顶的星空说,诸葛亮那好像你眼睛。诸葛亮说也像你的。走到第二面的窗前时,李白指着头顶的银河说,诸葛亮那好像你头发。诸葛亮说也像你的。走到第三面的窗前时,李白感觉自己先前喝过的酒精仿佛正在胃袋内、在和粘稠的液体混合后一滴一滴离析出来,挥发分散,从内而外将他浸泡,他指着头顶的月亮,摇摇晃晃的,说诸葛亮那好像你的脸。诸葛亮说也像你的。李白一下子就醉酒了,他说不不不你不懂,那不像我的,那都是你的。酒精在他身体里发酵,他感觉自己似乎变成了封闭酒坛里的酒糟,从里到外醉了个彻底,剑也重新从钢铁铸的变成了面铸的,而且要更加软。李白说其实我的脚根本就没有受伤,是我骗了你。就像个撒谎被人发现的孩子一样,李白不知道诸葛亮会做出什么反应,他突然恐惧了起来,连带着对诸葛亮这个人也恐惧了起来。诸葛亮朝他靠近了些,李白往墙壁中缩,他抬起眼,看见逐渐变短的房檐和逐渐褪去遮挡的一轮大圆月。银河绕着月亮流淌,一颗颗的星子都像是带着流火要往下砸。眼看着屋檐只够一个人待了,李白猛地一个转身把诸葛亮按得后背紧贴墙皮,自己跳入了雪中。蓬松的积雪里他感觉到自己在不断地下坠,下坠,那只受了假伤的脚上绷带束缚的感觉一点点变得明显,酒精的作用褪去,身体失重的感觉令他手脚不住挣扎。他在积雪中游动,发出了扑簌簌的声响,就像叶片拍打一样。他挥动双腿,身体重新坠落到地面上,而他的脚突然传来一阵刺痛——李白跌倒在地上。他重新回到了树林里,被乌鸦咬伤了脚。血液从伤口里汩汩流出,沾湿了周围一圈积年腐烂的落叶,他的剑躺在一旁,依然是钢铁铸的。李白想要找回自己肺叶连通着喉咙的那条极具韧性的线,却发现它不见了,于是只能扯着嗓子喊——“有人吗——”地面上爬来爬去的乌鸦被这一声给惊得飞起,林中乍散一片漆黑,一切都平息下来之后,似乎有什么动静传来。李白竖起耳朵听着,终于他发现了,那是——那动静从不曾躲避他的打探,依然没有分毫改变;他屏住呼吸,终于听得清清楚楚真真切切——也确实地感受到了。

寂静而空洞的风在树林里吹来吹去。




【完】

by.李卫国




啊 其实是点的文 梗是“拣尽寒枝不肯栖 寂寞沙洲冷”当时查了查 放空两天之后写了一堆废稿出来 剧情无法往后延伸 也找不到感觉 于是就继续空置 期间想了些东西 刚刚看到一句【美丽的风景】然后就一下子写出来了 改都没改[...  换了一个文风 比较方便表达 虽然我也不太明白要表达什么  在树林里被乌鸦咬脚这个是cp给的梗 当时感觉很随意但是想想又挺好的 就写了 写完之后不知道文叫什么名字比较好 干脆也酒用这个命名了 反正讲的就是个被咬了脚的故事啊

评论(6)
热度(44)
© 李卫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