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本挡不住 索性不打码

对感情厌倦了 希望所有爱我的和我爱的人立刻死去 就立刻

苹果是上帝的肉

dbq我想吃欧鲁迈特X死柄木吊的无脑小肉文 死柄木被软禁在欧鲁迈特身边做监视外加精神感化然后欧鲁迈特对自己OFA前辈后代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复杂情绪以及对死柄木的认识和细节逐渐增多加深等等我好想吃这个

记个基锤梗

第一千三百九十九次

Loki得到了一个机会 能够使Thor失去过去的记忆 变成崭新的“哥哥” 在施展这项能力后一切都进展顺利 他们都长大了 不再是过去简单的小孩子 在Thor失去过去的记忆之后他仍旧和Loki像亲兄弟一般友好亲近 Loki很称职地扮演了一个弟弟的角色 他不再像真正的过去一般活在Thor的阴影下 与他对立 彼此无法坦诚 Loki和被人为失忆后的Thor一起经历了许多事 度过了一段快乐的时光 在兄弟情发展到巅峰的那一天 Thor对Loki说:“不论你未来如何,我都会永远在你身边,陪伴着你、守护着你,在你需要时帮助你,我们是永远的兄弟。”Thor拍了拍Loki的肩膀,那一刻他对Loki...

【EK】囚禁于指间(2)

预警:
1.小黑屋囚禁梗
其他见前章
预计下一章或下下章就正式上车了 中间还得过渡过渡-。-
可以接受那么↓
↓↓↓↓↓↓↓↓↓↓↓
↓↓↓↓↓↓↓↓↓

02.

Elijah打开门时,扑鼻而来的全是Klaus的气息,以及一些……他的血液的味道,张牙舞爪地掺杂在地下室闭塞不流通的空气里 。他回身关上门,向屋内走去。
吸血鬼——尤其是始祖——的五感十分敏锐,在黑暗中也能够清楚地视物,对其他人类无法注意到的细节也能轻易捕捉。他能看见床上被牢牢束缚住四肢的虚弱的Klaus,也能看见对方那双仍旧熠熠发亮的瞳仁,在直视时几乎令人窒息的光彩——那实在不应该出现在这样一个混血暴君身上,但二者组合却奇妙地并不违和。
Klaus被他...

其实我有脑洞
有个同学脸上很油 其实我感觉也还好 但是别人都好玩这个梗 玩的很厉害
然后上课的时候我就在脑洞 如果这人脸上出的油是石油会怎么样
然后继续 突然有一天 这人脸上出的变成了石油 而且量特别大 就跟一个人形石油龙头一样 24小时不断绝地出 然后这个人先是被当地政府控制住了 接着又是国家政府 24小时监控固定在采油地 再后来过了很久 世界已经不需要石油做原料了 这人的存在变成了污染源 世界政府各首脑决定将这人送往外太空的小星球上 然后送走之后这人还是出石油 一直出一直出 不间断的 过了上亿年 石油被不断压缩变质 最终变成了小石子的样子 这就是蕴含了无限力量的原石 然后无数人又开始争争抢抢 而...

【EK】囚禁于指间(1)

预警
1.小黑屋囚禁梗
2.OOC
3.设定在刚到新奥尔良时,Klaus还未害死塞莱斯特
目前还没车 后文会有精神依赖等迷之情节(……)可以接受那么
↓↓↓↓↓↓↓

他的一生充满谎言。
Klaus在醒来看见手腕上的镣铐时如是想到。
他被囚禁在这个没有窗户——甚至可能没有通风口——的黑屋子里了,目前还没想到什么办法能脱身。Elijah显然弄到了一样好东西……一个能克制他的法器……带刺的戒指……这中间的过程比较复杂,要从开始说起。

在为他举办生日宴会的夜晚,楼下陷入狂欢之中,Klaus坐在楼上的卧房里,怀里搂着个漂亮小姐。他本来准备饱餐一顿——各种意义上的吃——但还没等张开嘴,他的哥哥就来了。Elijah敲了得有十...

脑洞

世界末日了 人类死光了
死掉的人类在地府里集聚在一起
然后过上了排队等投牲畜道的鬼生
因为鬼数太多
所以要排个几百年左右
大部分人一边排队
一边就根据生前的职业或志向
辛苦创业
过起小日子来了

————————————

主角1 普通的高中女生
主角2 有钱的商人
餐饮娱乐机构 饲养肉人提供给客户食用
肉人不知道自己是肉人 只以为自己是普通人
在客户觉得时机到了时肉人就会被按照客户要求的方法杀死 取肉烹饪 供给客户食用 进餐的同时客户面前会有一个小电视 放着被食用的肉人生前的影像或照片 比如自拍或者学校运动会的参赛录像 等等
主角2在吃完主角1 看完录像时 发现自己喜欢上了主角1
然而 主角1 已经被他吃掉了
而他 也是因为主角...

一个普通的故事


克蕾蒂斯的手指温柔的拂过他的眼帘,像月亮途经黑夜。

01.

“你不能奢求公平,这世间的事总有它的道理。”
尼颂第三十二次深陷牢狱之中,克蕾蒂斯就像以往每次那样安抚它,尽管这并没什么效果。尼颂用拳头击打牢门,直到骨节血肉模糊,钢铁变形,克蕾蒂斯施展加固魔法以防对方跑出去再度胡作非为。
她没有避讳,当着尼颂的面加固了牢门,因为对方并没有分析思考的能力。这是一个没有神志的怪物。一个谜一般的产物。它最擅长的东西就是漫无目的的破坏和全然无视克蕾蒂斯的话。加固魔法很快生效,魔力凝聚成的符文在黑暗中散发着微微的荧光,尼颂仍旧坚持着捶打牢门,直到筋疲力尽,愤怒暂歇。被忽略的痛觉回归,它沮丧地转回来坐到了克蕾蒂斯身旁—...

那些感觉良好可以一直活下去的人大概只是没有正面过人生的惨淡

🚫 禁止通行 🚫


我去看心理医生,因为我最近时常发呆,发着发着就感觉自己是傻逼。我把我的情况和医生说了,那厮好像是传说中几百年前浪迹中原的赤脚大夫。他告诉我说:“你可以试着写书,把想的东西都写下来,这样可能会有助于缓解病情,达到一定的治疗效果。”他的表情很诚恳,我却生气了,转身摔门就走,因为我觉得自己没病;但没病却请假来看心理医生,也许我真的有病也说不定。至于我来看医生的理由,是因为我最近时常无缘无故的感觉自己是个傻逼。实际上,我并非无缘无故产生如此想法;而对于理由,我有诸多猜测,其中(我自以为)最可信的就是因为我们单位的女同事黄海艳奶子太大。她的哥哥黄海生的屌也很大,一起搓澡时我们总要集体围观、围观的同时叹为...

夜河

夜河

[黑夜流动的河水是黑色的水]

我赢得了“一个小”比赛的苹果奖。当时我正在小甲壳虫敞篷车里,头顶的蓝天以每小时八十迈的速度飘过,我心中的泡沫和车载音响里的音乐一起飘扬出去。风声在耳鼓中四处乱撞,以致于我的手机铃声响起时我都没听见。我保持着这样的状态,让歌声从K市F小镇穿过镇中心的唯一一条公路一直洒落到J市中心,从白天到黑夜,黄昏的颜色像喝多了酒。等我的耳内重新安静下来时,我的脑子里全是耳鸣声;但只是像我脑子里有个马达在一直轰轰响一样,并没有影响我接电话。我在公寓屋子里翻冰箱时才有功夫看手机。它响了,我左手拿着柠檬,右手拿起手机,接了电话,用头和肩膀把它夹在右耳下,然后用空出来的右手去拿汽水瓶。...

关于患者全部变成六倍体草莓这件事

康斯坦丁·夫·威坦斯的妻子变成了草莓。他将妻子的草莓尸体装在一个玻璃碗中,草莓看起来粉嫩而赤裸,和玻璃碗交相辉映,温度和玻璃一样冰凉。康斯坦丁喜欢它的可口,于是抱着碗陷在沙发里看电视。他用脚趾按遥控器按键切台,切换到新闻频道时,时讯新闻里的播报员也是个巨大的草莓。播报员草莓的表皮在阳光下闪着水光。他身上插着话筒和吸管,正在吸自己身上的草莓汁,他身上所有的草莓籽变成无数张嘴,同时报道说:“关于受害人全部变成草莓这件事……
“据悉,新型甲型草莓流感目前已席卷全国,该病症的临床表现为剧烈咳嗽,后期病人会咳出小草莓来——吸溜吸溜——
“在春季死于该流感的人,会按病情轻重程度,变...

水管漏气这声真好玩 好像谁死了

存一下前半段

两情相悦后续
年操 双大学生私设
黑化预警 OOC属于我
现在想查的还严吗 可以的话我就把后半段的车写了

“我有喜欢的女孩子了。”

啊,祸根,破裂的伊始,一切罪恶的源头。
律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茂夫脸上还带着未来得及褪去的温吞笑意。他听清对方话语的内容后,略微睁大眼睛,有些茫然地发出来一个表示疑惑的单音节:“……欸?”
“我说,”律的面容平静,又重复了一遍:“我有喜欢的女孩子了。”
末了,他补充似的唤了一声:“哥哥。”
茂夫被这一声哥哥惊过神来。他脸上的笑意此时已经完全褪去,因为茫然而显得有些无措,手上还端着水果盘,里面是给自己弟弟削的苹果,由于过度的惊讶而忘记将其放到书桌上。
两年前,二人先后考入大学,虽然不是...

人活着 就会痛苦 会被羞辱 被抛弃 被冷落 被欺骗 被不以为意 但在这些间隙里 偶尔也会 隐藏着小小的快乐

她病重得要死了 咳嗽时从肺叶到喉管喷涌出甜草莓的气息

人们在宽敞的老监狱里排成长队给予死刑犯临刑前的亲吻 他仰起头安然受之 空气仿佛沉滞下来 没有人发出声音 平日总是反弹着空洞回响的水泥墙壁此时也安安静静 那些或年轻或衰老的唇瓣 柔软的羽毛拂过般的亲吻 在他脸上留不下一点痕迹 但那都只是表象 他能感觉到自己体内某种温热的生机 伴随那些亲吻接触到自己肌肤的同时被一点点吸取走了 持续流逝的感觉像是另一场额外的死刑

记梗

K的善恶两面被分出来成为两个独立的个体 善的一面留在E身边 喜爱艺术维持家庭依赖兄长 恶的一面因为太具危险性而被E捅了匕首囚禁在地下室里
血统分离)
我 一 定 会 写

脊柱里面塞满了棉花 一呼吸鼻腔里全是猝死的气息

沙哑的男声 上方角落里飘浮着雾质的烟蓝色 同时底端还沉淀着沙子的质感 为此写文要用到的意象有海岸 海平线 海崖 天空 残云 烟霞 一个赤裸的男人 海草般的纠缠 近处、当下与远方 以及神性 以一种俯视的视角 流线般的平淡

“这个药可以把你身体里面的负面因素清除出去,”他说道:“譬如野心、懦弱、易怒、非。”
“太好了。”我说道:“快让我喝。”
我喝的时候,他说:“但是这个药对于两种人不会起作用。”
“什么?”
我抬头看他。
“一个是本身不存在负面因素的人,还有一个就是……”
他顿了顿。“已经被药从别人身上分离出的负面因素,如果数量过大会变成人形存活。药对于人形不会起作用。”

旧文集中屯

15_世河雨季

01.

小雨淅淅沥沥的下着。

窗外的水滴与冰雹无法透过脆弱而透明的玻璃侵入到教室内,使得老师足以继续讲述数字间的关系或者是春秋三国战时的文人被贬之作。我一觉醒来,教室内的光线昏暗似梦中一般模糊不清。风扇悬挂在屋子顶端,仍旧嘎吱嘎吱的呻吟转动着。岁月在它上面留下浅黄色的水印,或者均匀或者突兀,渗入到骨子里的苍老。老师这时恰巧拿着粉笔转过身在黑板上画下几道重点语句,我扭身用胳膊肘轻碰了同桌几下,她茫然转过头,看向我。

“第几节课了?”

“不知道。”

她说着,抬起手腕看了看外形幼稚的表带:“反正快要放学了,你睡得可真够久。”

黑板前的老师放下粉笔转过头来,视线迅速撇过我二人,警示性咳了...

「14年」世河雨季

01.

小雨淅淅沥沥的下着。

窗外的水滴与冰雹无法透过脆弱而透明的玻璃侵入到教室内,使得老师足以继续讲述数字间的关系或者是春秋三国战时的文人被贬之作。我一觉醒来,教室内的光线昏暗似梦中一般模糊不清。风扇悬挂在屋子顶端,仍旧嘎吱嘎吱的呻吟转动着。岁月在它上面留下浅黄色的水印,或者均匀或者突兀,渗入到骨子里的苍老。老师这时恰巧拿着粉笔转过身在黑板上画下几道重点语句,我扭身用胳膊肘轻碰了同桌几下,她茫然转过头,看向我。

“第几节课了?”

“不知道。”

她说着,抬起手腕看了看外形幼稚的表带:“反正快要放学了,你睡得可真够久。”

黑板前的老师放下粉笔转过头来,视线迅速撇过我二人,警示性咳了几嗓子,而后继...

16年的旧文贴一下

在快下雪的前一天,你接到了来自继母的电话,她约你去镇江楼三层商谈关于生父遗产的问题,并拿上生父死前交给你的hello?kitty图标创口贴,你虽然有怀疑但还是单枪匹马去了,但她却……请填补……之后的空缺,按照上文给出的信息进行适当联想,字数为为三百字左右,要求结尾是【经过九九八十一难,继母终于出现在你的面前,她拿出了放在包里的一团东西,背后是镇江久不见的光景。下雪了。继母说,孩子,天冷了,把秋裤穿上吧。】
秋冬交集的空当,我爹去了,留给我的只有一个仍还风情的继母和一堆乱七八糟的遗物。若是从价值角度来看,姑且也算得上是遗产,比这个曾经令我格外伤神的家庭还要七零八落。
虽然死了亲人是一件很值得落泪的...

朝生暮死之人

[EK]短暂的虚弱期

Klaus陷入了短暂的虚弱期。

他看向自己的兄长,感到了沉重的倦怠,以至于脸上连一个表情都做不出。就连他本人也说不清楚那到底是出自于被匕首刺伤所带来的伤害、还是来源于自己的内心,也可能二者相辅相成兼而有之。Elijah站在床边看着他,衬衫的双袖高高挽起,正在用干净的白手帕擦着同样干净的双手。就是这双手,引导着他猝不及防地将匕首插进了自己的胸膛中;也是这双手,将自己放置在了床上,同时剖开皮肉取出内腔中的凶器,并且沾满了自己的鲜血。Klaus在脑内想象他洗手时池子里淅淅沥沥流走的淡红色的血水,记起曾有人夸赞他浪漫而极具毁灭性的艺术气息。

那把能够带给始祖无限痛苦的匕首已经被放置到了别处。现在卧...

烟鸟

女人叼着口中的香烟,她丰满的红唇缝隙间恰到好处地可以瞥见珍珠般光泽的牙齿。被唾液盈润着。夕阳的光打在她的侧脸上,长而黑翘的睫毛在眼角投下一抹斜影,像收敛的蝶翼,但看久了就会变成悬崖边掉落的人留下的一道抓痕。我看着她,看她莹润的牙齿被吐出的烟雾淹没——然后那烟雾在半空中凝成了一只鸟的形状。

我是在一条傍晚的红灯街里见证了这个奇异景象的。


红灯街里遗落着我失去的事物。我孑然一身的来了,风尘仆仆,在太阳将落未落、黑暗蠢蠢欲动而光明奄奄一息之际,一切事物都处于混沌的边界,我找到了我想要的那个整条街最美的妓女,让她领着我回她的屋子。我们会度过一个共同慰藉的夜晚,这间包...

1 2 3 4
© 李卫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