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过去的历史 密密麻麻的死亡

话虽这么说 但有些人生来就是在这个世界上没有立足之地 连一阵风吹过来都仿佛在催促他们早点去死

没流量了但是根本控制不住这个感觉就像是火烧屁股了但是还懒得动只能假装什么都没发生但是既明白又不掩饰只是行为上很直白的不采取措施
新文 抑郁症孩子和精分医生 起了个头 写完再删改

脑洞了一个社会制度
背景设定是未来 科技水平和思想水平比现在高 机械代替中下水平的劳动力 世界人口锐减 新生儿数量锐减
——————————
国家公民在达到法定年龄的时候由各地方统一组织收集卵子和精子然后培育婴儿 未成年人根据不同阶段的特点和所需 分别生活在不同的社区 不会有家庭暴力等负面问题 所有人统一接受教育 从小根据其测试结果展露出的天赋和兴趣 综合大数据来决定其未来职业 并且进行专门化培养 而不是十八年学十几科上大学再细分 比如擅长化学的孩子的课程就是化学相关知识 语文不需要背文言文和名人传记之类 这些都属于课外兴趣 可以自主选择是否阅读 或者去选择滑板、体育、舞蹈等等 专业级别的兼修或者业...

她站在对面跟我说:“我被蚊子咬了三个包呢。”
那时是黄昏,光线像正在交媾的男女一样黏腻,她脸上的表情我不太看得清,但我猜测应该也就是那么回事,于是我没有理会她,只是问道:“你把我叫出来就是为了说这个?”
“不是不是,”她竟然像个日漫女主似的连着摆起手来:“我就是突然想起你。今天白天我在教室里上课,下完暴雨之后王云把窗户打开,冷风吹进来一股茉莉花味儿,但学校里根本没种茉莉花呀。我寻思着这是怎么一回事,突然就想起你,接着就很想见你了。”
“噢。”
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于是低下头用脚去碾地上的一个脏烟头,然后我抬头看了看她,又看了看她,接着我再次问道:“那你还有别的事吗?”
“没有了,没有了。”她又摆起了手。...

不想再写东西了 这个世界根本没什么好写的

美丽与哀愁

【她无疑是美的。我知道这一点,并为此无可自拔地爱上了她;但在我为她的美貌而失魂落魄时,我也始终保持着清醒,明白她在美的同时也是愚蠢和虚荣的代名词:将自我的存在交托给他人的口舌,仅仅活在短暂的笑闹声里,是完全的、环境的造物。在和她相处的一开始,我就认识到了这个事实,并且在经过一番激烈的内心交战后,我决定碾压自己的怯懦和得过且过。】
【我要带着她离开这里,离开一切也丢弃一切,只除了一样东西——我对美丽的,不懈追求的爱。】

01.

塞加德镇的冬天过于寒冷。约瑟夫埋在厚棉衣下的躯干松松垮垮,他抱着一大兜新鲜出炉的面包走向自己停在街角的车,怀里的温热甜香隔着厚重的棉衣和一层层牛皮纸...

重度抑郁症的吸毒成瘾的作家

lof客户端终于还是要绑定手机号开始实名制了 窒息 那我之前辛辛苦苦PC端倒手机有什么意义 小号也凉

当我感到痛苦时 我对我喜欢的猫说:“你杀死我 或者你死去吧”

沸腾的灵魂 最终都会得到平静

啊!!!!宇智波佐助生日快乐!!!!

出售我的痛苦 十元一份

是这样的 我的猫死了 可能是病死的 它的眼睛后来已经睁不开了 而且变得十分虚弱 和死亡的区别只在于腹部有没有起伏 后来它死了 我发现的时候它已经身体僵硬成一片 像个硬纸板做的立体猫模型 因为不知道怎么处理尸体 我就把它和别的没用的东西一起扔进了垃圾桶 那天我比平时多扔了一次垃圾

根本挡不住 索性不打码

对感情厌倦了 希望所有爱我的和我爱的人立刻死去 就立刻

苹果是上帝的肉

dbq我想吃欧鲁迈特X死柄木吊的无脑小肉文 死柄木被软禁在欧鲁迈特身边做监视外加精神感化然后欧鲁迈特对自己OFA前辈后代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复杂情绪以及对死柄木的认识和细节逐渐增多加深等等我好想吃这个

记个基锤梗

第一千三百九十九次

Loki得到了一个机会 能够使Thor失去过去的记忆 变成崭新的“哥哥” 在施展这项能力后一切都进展顺利 他们都长大了 不再是过去简单的小孩子 在Thor失去过去的记忆之后他仍旧和Loki像亲兄弟一般友好亲近 Loki很称职地扮演了一个弟弟的角色 他不再像真正的过去一般活在Thor的阴影下 与他对立 彼此无法坦诚 Loki和被人为失忆后的Thor一起经历了许多事 度过了一段快乐的时光 在兄弟情发展到巅峰的那一天 Thor对Loki说:“不论你未来如何,我都会永远在你身边,陪伴着你、守护着你,在你需要时帮助你,我们是永远的兄弟。”Thor拍了拍Loki的肩膀,那一刻他对Loki...

【EK】囚禁于指间(2)

预警:
1.小黑屋囚禁梗
其他见前章
预计下一章或下下章就正式上车了 中间还得过渡过渡-。-
可以接受那么↓
↓↓↓↓↓↓↓↓↓↓↓
↓↓↓↓↓↓↓↓↓

02.

Elijah打开门时,扑鼻而来的全是Klaus的气息,以及一些……他的血液的味道,张牙舞爪地掺杂在地下室闭塞不流通的空气里 。他回身关上门,向屋内走去。
吸血鬼——尤其是始祖——的五感十分敏锐,在黑暗中也能够清楚地视物,对其他人类无法注意到的细节也能轻易捕捉。他能看见床上被牢牢束缚住四肢的虚弱的Klaus,也能看见对方那双仍旧熠熠发亮的瞳仁,在直视时几乎令人窒息的光彩——那实在不应该出现在这样一个混血暴君身上,但二者组合却奇妙地并不违和。
Klaus被他...

其实我有脑洞
有个同学脸上很油 其实我感觉也还好 但是别人都好玩这个梗 玩的很厉害
然后上课的时候我就在脑洞 如果这人脸上出的油是石油会怎么样
然后继续 突然有一天 这人脸上出的变成了石油 而且量特别大 就跟一个人形石油龙头一样 24小时不断绝地出 然后这个人先是被当地政府控制住了 接着又是国家政府 24小时监控固定在采油地 再后来过了很久 世界已经不需要石油做原料了 这人的存在变成了污染源 世界政府各首脑决定将这人送往外太空的小星球上 然后送走之后这人还是出石油 一直出一直出 不间断的 过了上亿年 石油被不断压缩变质 最终变成了小石子的样子 这就是蕴含了无限力量的原石 然后无数人又开始争争抢抢 而...

【EK】囚禁于指间(1)

预警
1.小黑屋囚禁梗
2.OOC
3.设定在刚到新奥尔良时,Klaus还未害死塞莱斯特
目前还没车 后文会有精神依赖等迷之情节(……)可以接受那么
↓↓↓↓↓↓↓

他的一生充满谎言。
Klaus在醒来看见手腕上的镣铐时如是想到。
他被囚禁在这个没有窗户——甚至可能没有通风口——的黑屋子里了,目前还没想到什么办法能脱身。Elijah显然弄到了一样好东西……一个能克制他的法器……带刺的戒指……这中间的过程比较复杂,要从开始说起。

在为他举办生日宴会的夜晚,楼下陷入狂欢之中,Klaus坐在楼上的卧房里,怀里搂着个漂亮小姐。他本来准备饱餐一顿——各种意义上的吃——但还没等张开嘴,他的哥哥就来了。Elijah敲了得有十...

脑洞

世界末日了 人类死光了
死掉的人类在地府里集聚在一起
然后过上了排队等投牲畜道的鬼生
因为鬼数太多
所以要排个几百年左右
大部分人一边排队
一边就根据生前的职业或志向
辛苦创业
过起小日子来了

————————————

主角1 普通的高中女生
主角2 有钱的商人
餐饮娱乐机构 饲养肉人提供给客户食用
肉人不知道自己是肉人 只以为自己是普通人
在客户觉得时机到了时肉人就会被按照客户要求的方法杀死 取肉烹饪 供给客户食用 进餐的同时客户面前会有一个小电视 放着被食用的肉人生前的影像或照片 比如自拍或者学校运动会的参赛录像 等等
主角2在吃完主角1 看完录像时 发现自己喜欢上了主角1
然而 主角1 已经被他吃掉了
而他 也是因为主角...

一个普通的故事


克蕾蒂斯的手指温柔的拂过他的眼帘,像月亮途经黑夜。

01.

“你不能奢求公平,这世间的事总有它的道理。”
尼颂第三十二次深陷牢狱之中,克蕾蒂斯就像以往每次那样安抚它,尽管这并没什么效果。尼颂用拳头击打牢门,直到骨节血肉模糊,钢铁变形,克蕾蒂斯施展加固魔法以防对方跑出去再度胡作非为。
她没有避讳,当着尼颂的面加固了牢门,因为对方并没有分析思考的能力。这是一个没有神志的怪物。一个谜一般的产物。它最擅长的东西就是漫无目的的破坏和全然无视克蕾蒂斯的话。加固魔法很快生效,魔力凝聚成的符文在黑暗中散发着微微的荧光,尼颂仍旧坚持着捶打牢门,直到筋疲力尽,愤怒暂歇。被忽略的痛觉回归,它沮丧地转回来坐到了克蕾蒂斯身旁—...

那些感觉良好可以一直活下去的人大概只是没有正面过人生的惨淡

🚫 禁止通行 🚫


我去看心理医生,因为我最近时常发呆,发着发着就感觉自己是傻逼。我把我的情况和医生说了,那厮好像是传说中几百年前浪迹中原的赤脚大夫。他告诉我说:“你可以试着写书,把想的东西都写下来,这样可能会有助于缓解病情,达到一定的治疗效果。”他的表情很诚恳,我却生气了,转身摔门就走,因为我觉得自己没病;但没病却请假来看心理医生,也许我真的有病也说不定。至于我来看医生的理由,是因为我最近时常无缘无故的感觉自己是个傻逼。实际上,我并非无缘无故产生如此想法;而对于理由,我有诸多猜测,其中(我自以为)最可信的就是因为我们单位的女同事黄海艳奶子太大。她的哥哥黄海生的屌也很大,一起搓澡时我们总要集体围观、围观的同时叹为...

夜河

夜河

[黑夜流动的河水是黑色的水]

我赢得了“一个小”比赛的苹果奖。当时我正在小甲壳虫敞篷车里,头顶的蓝天以每小时八十迈的速度飘过,我心中的泡沫和车载音响里的音乐一起飘扬出去。风声在耳鼓中四处乱撞,以致于我的手机铃声响起时我都没听见。我保持着这样的状态,让歌声从K市F小镇穿过镇中心的唯一一条公路一直洒落到J市中心,从白天到黑夜,黄昏的颜色像喝多了酒。等我的耳内重新安静下来时,我的脑子里全是耳鸣声;但只是像我脑子里有个马达在一直轰轰响一样,并没有影响我接电话。我在公寓屋子里翻冰箱时才有功夫看手机。它响了,我左手拿着柠檬,右手拿起手机,接了电话,用头和肩膀把它夹在右耳下,然后用空出来的右手去拿汽水瓶。...

关于患者全部变成六倍体草莓这件事

康斯坦丁·夫·威坦斯的妻子变成了草莓。他将妻子的草莓尸体装在一个玻璃碗中,草莓看起来粉嫩而赤裸,和玻璃碗交相辉映,温度和玻璃一样冰凉。康斯坦丁喜欢它的可口,于是抱着碗陷在沙发里看电视。他用脚趾按遥控器按键切台,切换到新闻频道时,时讯新闻里的播报员也是个巨大的草莓。播报员草莓的表皮在阳光下闪着水光。他身上插着话筒和吸管,正在吸自己身上的草莓汁,他身上所有的草莓籽变成无数张嘴,同时报道说:“关于受害人全部变成草莓这件事……
“据悉,新型甲型草莓流感目前已席卷全国,该病症的临床表现为剧烈咳嗽,后期病人会咳出小草莓来——吸溜吸溜——
“在春季死于该流感的人,会按病情轻重程度,变...

水管漏气这声真好玩 好像谁死了

存一下前半段

两情相悦后续
年操 双大学生私设
黑化预警 OOC属于我
现在想查的还严吗 可以的话我就把后半段的车写了

“我有喜欢的女孩子了。”

啊,祸根,破裂的伊始,一切罪恶的源头。
律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茂夫脸上还带着未来得及褪去的温吞笑意。他听清对方话语的内容后,略微睁大眼睛,有些茫然地发出来一个表示疑惑的单音节:“……欸?”
“我说,”律的面容平静,又重复了一遍:“我有喜欢的女孩子了。”
末了,他补充似的唤了一声:“哥哥。”
茂夫被这一声哥哥惊过神来。他脸上的笑意此时已经完全褪去,因为茫然而显得有些无措,手上还端着水果盘,里面是给自己弟弟削的苹果,由于过度的惊讶而忘记将其放到书桌上。
两年前,二人先后考入大学,虽然不是...

1 2 3 4 5
© 李卫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