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K】囚禁于指间(1)

预警
1.小黑屋囚禁梗
2.OOC
3.设定在刚到新奥尔良时,Klaus还未害死塞莱斯特
目前还没车 后文会有精神依赖等迷之情节(……)可以接受那么
↓↓↓↓↓↓↓








他的一生充满谎言。
Klaus在醒来看见手腕上的镣铐时如是想到。
他被囚禁在这个没有窗户——甚至可能没有通风口——的黑屋子里了,目前还没想到什么办法能脱身。Elijah显然弄到了一样好东西……一个能克制他的法器……带刺的戒指……这中间的过程比较复杂,要从开始说起。


在为他举办生日宴会的夜晚,楼下陷入狂欢之中,Klaus坐在楼上的卧房里,怀里搂着个漂亮小姐。他本来准备饱餐一顿——各种意义上的吃——但还没等张开嘴,他的哥哥就来了。Elijah敲了得有十分钟的门。Klaus听出了是他,但并不想理会。他最近虽然打算对elijah的女巫小朋友下手,但还没真正实施计划,而且眼下不是什么“Klaus下楼吃饭了”的时候,他觉得自己有权利无视elijah,不让对方进他的房间。他原本的确是这么打算的。但elijah持续不断的敲门最终有些惹烦了他。他起身去开了门,发现自己的哥哥就站在门外,衣冠楚楚,手里似乎还攥着个什么玩意儿。
Klaus对他说:“你最好有个合适的理由来敲我的门……”他瞥了眼对方拿着东西的手,看出了那是个小盒子——看起来像个礼盒什么的——他决定补上一句:“我亲爱的哥哥。”
Elijah向他展示了自己手中的小礼盒:“生日快乐,Klaus。你应该不会拒绝自己的生日礼物。”
Klaus有些厌烦,他的确想拒绝,并且对礼物的内容并没什么期待,但那个盒子的确小得让人猜不出会是什么东西,这令他产生了一丝好奇。他回头看了眼床上的女人,对方被他的术法所魅惑,顺从地躺在床上等待着他。
Elijah把礼物盒向前又递了递:“你可以现在就拆开它,或者我帮你动手。”
“Well,那么你拆吧。”Klaus向他摊了摊手,做出一个微张双臂的姿势,视线盯着他,脸上的笑容像是在说“随便你怎么样”。他向屋子里面走去,将elijah也带了进来,然后率先坐在沙发上:“我可不是怀疑你弄了个潘多拉魔盒一类东西送给我,才叫你亲手打开它的。你知道。弟弟总是有权利向兄长撒娇,尤其是在生日狂欢夜这种场合上。”
他扬了扬眉,示意elijah可以打开礼物了。Elijah当着他的面拆开礼盒,里面是又一个小小的红丝绒盒子。
Klaus看见后显得有些迟疑。“等等,等等,”他仔细看了几眼这个小盒子:“不是我想的那样。Elijah……”可是elijah已经打开盒子了。里面是一枚红宝石戒指,繁复精细的雕纹,流转着漂亮的光泽。
“elijah!”Klaus向后躺倒在沙发靠垫上,脸上是一种惊讶的笑容,好像看见了什么很搞笑的东西一样:“老实说,你是不是把给弟弟的生日礼物和给某个可怜的小姐的求婚礼物给搞混了?”
“别这么大惊小怪的,Klaus。”elijah拿出那枚戒指,一个漂亮的小金属环,一边捏在指间,一边朝Klaus伸出手:“你既然不喜欢拄手杖,那就只能是这个了。总该有些象征你身份的物件,不能总像个老小子一样赤着手在外面和人打交道。”
他这些话说的很亲昵,就像小时候一样。Klaus可能是喝了些酒,也可能是生日,他此时稍微放松了警惕,将原本的安排抛在脑后,甚至暂时地忘记了床上还有个等着自己的漂亮妞儿。他转了转头,抿唇笑着,用一种奇妙的视线注视着自己哥哥捏在指尖的那枚漂亮戒指:“wow……elijah……my brother……is really ……birthday surprise……”他看了好一会儿,然后伸出右手,搭在自己兄弟的手上,表情变得有些严肃起来。但elijah的表情更加严肃。他将那枚戒指对准Klaus的小指指尖,缓缓推进,样子看起来就像是在拯救世界一样认真又严肃。
戒指带进去了。Klaus就着这个姿势仔细端详了一下,评价道:“它很配我。这真不错,我很喜欢。”他看向elijah。对方也在观察他新戴在手上的戒指,并没有放开手,而是依旧保持着谨慎的姿态,像是要查看戒指的尺寸是否合手一样,摸索着那枚戒指的表面,随后按下了戒面上的红宝石机关。于是戒指的内面瞬间弹出尖刺来,刺入了Klaus的指腹,除了疼痛之外还带来了更深重的无力感,以及疲惫,就像他刚刚推着一座山走了几千里地似的……Klaus还保持了一段时间的清醒,在反应过来实际发生了什么之后几乎忍不住发笑。他的确笑了,脸上孩子般的神色全部褪去,他正过头来,用一种略带嘲弄的、像看着什么新奇生物似的目光看着elijah,牙关里舌尖一蜷,轻轻巧巧地带出几个字:“这可真是……”没说完接下来的话,他就晕过去了。


醒来时,Klaus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黑屋子里,浑身无力,戴着戒指的尾指隐隐刺痛,手脚都带着收紧的镣铐,难以挪动分毫,任人宰割的模样像个等待凉透的尸体。他已经完全明白发生什么事了,又是老戏码,只不过这次与以往不同的是——elijah,一个吸血鬼始祖,伟大的圣人,比救世主就差一个浑身发光的模范兄长,这次竟然真的下定了决心动手,并且还用了个挺有效的法子。
Klaus不乏恶意地猜测自己慈悲的兄长是从他那女巫小朋友的手里弄来这个邪性的戒指的。显然,能使一个始祖沦落到这种地步,那是一个术法精妙的强大女巫。Elijah的眼光不错。他的哥哥在讨戒指时甚至可能连色诱都用不上,只要直接摆出那张正气凛然的脸说“我要制裁我的暴君弟弟”,就会有一大批人争先恐后地去给他送法器。哈哈。可怜又可笑。Klaus感受着空气中的变化,而后转动脑袋,看向自己的右侧。那里有微弱的新鲜气流,应该是通风口或者门的位置;但在那里乃至整个房间又的确没有一丝光线透露进来,空气中也没有任何能透露位置的信息。Elijah的确是选了个好地方。目前还有一件事可以祈祷,那就是希望自己不是被活埋进了棺材里。
虽然目前的处境看起来很糟糕,但Klaus并不慌张。他知道elijah会来找自己的,对方的目的无非就是老一套,Klaus确定他不会放着自己不管,只不过是到来的时间早些或晚些罢了。他有一种莫名的自信,可能是出于从小到大以来对elijah性格的了解,也可能是出于对elijah一贯作风的猜测,他觉得自己不会被丢下,被抛弃在这里,并且依然可以在未来继续肆意妄为。实际上,Elijah这次能做得如此出色已经令他忍不住想为此高声喝彩了,就像看见自己照顾着的婴儿终于会走了一样,尽管对方学会走路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给自己来绊了个跟头。
Klaus闭上了双眼,甚至还有心情来期待Elijah接下来的举动。

评论(3)
热度(34)
© 李卫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