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4。19。16点。

这一刻突然开始痛恨大人给我的教育、痛恨大人,痛恨他们写出的一切美好与圆满的故事并将它们拿给孩子看;他们应该在小的时候就告诉孩子,这个世界上没有完美,没有圆满,奇迹全是必然的,所有事情都毫无新意理所应当的发展着,在究极的至高之上是一片虚无,意义本身就没有意义,对外的映射、给予和夺取都是自身小世界里的臆想。他们应该给孩子讲这样一个故事,懂得讨好人的家伙总是比真正有天赋的人要处境优渥,所谓的梦想、积极、知识、等等的一切,都只是一个基于幻想——名为道德秩序的幻想——的虚伪谎言而已。在这样的故事下长大的孩子们,将会毫无痛苦的选择用垃圾讨好世人亦或者用天赋讨好自己,选择家财万贯、谈笑风生,或者归隐田林、自我高潮。有才华的人必然富有并受人尊敬、受人尊敬并富有的家伙必然有才华,这一切,以及同类型的一切,全部都是谎言。大人们可笑的将它们编织到故事里面,脸谱化,加上轻飘飘的、徒有其表的痛苦,让人们在圆满中无病呻吟,以为自己痛苦,即将死去。这都是错误的。事实上,这个圆满的故事应该拆分成三个部分,一个是才华,一个是富有,一个是受人尊敬。有才华的人没办法写东西,或者失去了自己的才华,或者是不被他人所理解;富有的人无法得到尊敬,伸长了手去乞求自己想要的,还要被冷眼旁观的讥讽贪得无厌;受人尊敬的人家中一贫如洗,人们都尊敬他,愿意留给他面子,但除了面子他什么也没了,尊敬无法当饭吃。
这些原本就不是在一起的。
大人们将其圆满地结合在一起,用双手在空气中捏出了虚有其表的痛苦。小孩子们看着痛苦,像是看着天空中飘着的水分极大的凉丝丝的棉花糖,自以为费力的张口吞掉了它,故事于是只剩下了虚伪的圆满。
圆满会自己制造痛苦。
事到如今,已经够了。而 也时常会想,这就是生之痛苦了吧,在这个世界上还有 这般挣扎的人吗?狭隘。太狭隘了。这个世界上,和我一样痛苦、比我痛苦、处于和我相同境地却并不感到痛苦的人,比比皆是。那么我又——意义本身就是没有意义的。我和他们不同在哪里?
这就是生之痛苦吧。每当 这么想的时候,紧接着就会继续想到:太天真了。痛苦就像台阶一样,一层层的,滚落下来。人生就是爬楼梯,越来越累,越来越累,最后简直无法再挪动一步了,每一次抬腿都背负着沉重的灰尘,想:啊,这实在是最后一层了吧?我快要到达终点了吧?抱着这样的想法,高楼实在是才爬了一半都不到呢。嘻。嘻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痛苦。太痛苦了。
虚伪的、轻飘飘的痛苦,像是潮水一样,温柔地涌动而来,将我淹没在哗啦啦的水声之中。
我要如何再拥有。







【集训 等待过筛 半小时】

评论
热度(3)
© 李卫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