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肆和凛二的日常】理想的、清纯的女孩子。

“我想要个纯洁点的女孩子。”
他像是被抽走了所有力气般突然放空了瞳孔、松懈浑身肌肉,向后坐倒在沙发上,接着又回复原样,满面随意:
“你懂我的意思,对吧?” 
我沉默不语,只是静静看着他。
他的头发烫染成了五颜六色,苍白皮肤上蜿蜒描绘着不知其意的深色纹身,衣服上面繁琐乱糟的挂饰让人看了一眼就不想再深究下去,以至于连对方的身型都不大瞅得清楚,也留不下什么具体的印象。他整个人都很抽象。
“嘿,我在和你说话。”
他咔嚓咔嚓的嚼着薯片,一边说话一边喷渣子。看我还是没反应,挑挑眉梢凑过来,伸手在我眼前晃了晃。可以看出臂骨形状的手腕连带着半截苍白小臂上,套挂包裹着各种长链、粗镯等等。还有一串紫檀佛珠。他似乎不再偏爱前些日子常见的那条纯黑十字架项链。
我还是不说话。他将向我这边探过来的身子又向后仰倒回沙发里去,而后依旧咔嚓咔嚓的、十分夸张地嚼着薯片,说话的时候口型也十分夸张,吃进去多少薯片都变成混着唾液的渣子被喷出来,到处都是:“好吧,你总是这样,每次都只有我一个人在说话,没意思。” 
接着,他又说:“我想要个清纯点儿的妹子——噢不,妹子这个词汇太粗俗了。我想要个清纯点的女孩儿,她得有柔顺而带着光泽的及腰长发,还有凝脂般洁白无瑕的皮肤,大大的、色彩纯净的双眼,精致却不妖娆的五官。” 
我安静地听着他喋喋不休。
“现在的世界太肮脏了,但我还是相信自己能找到那样的女孩儿的。不,既然世界这么肮脏,她就不能接触到这个世界——她不能吃东西,这个世界的食物也太恶心了;而且食物会被消化成排泄物,这样不好。她得躺在没有一丝杂色的水晶棺里,周围都是一片纯白,被坚实的水晶包裹着。我要进去,就必须将自己里里外外都洗干净,收拾好,才能看她一眼。她不需要有任何动作,因为任何的动作都会使她不再清纯。” 
最后,他总结道:
“我希望找到一个, 比梦都要纯净的女孩子。” 
我点点头,示意他,自己知道了。
他将自己嘴里剩下的一点薯片渣子都呸呸吐到了地上,咧着嘴笑嘻嘻地凑过来,距离近到我能够闻到他身上混合着沐浴露、洗发乳、香水和衣服上洗衣粉味道的香气;还能看到他左眉梢和右下唇的水钻钉,还有左眼角那颗和我如出一辙的泪痣:
“你说,我得怎样才能找到她?”
“我不知道。”我诚实地摇了摇头。
他整个人坐到我腿上,双手环着我脖颈,凑近耳畔。我能听到他咧嘴轻笑时气流拂过双唇地声音和舌尖蜷起发音时带动唾液发出的声响:
“那你说,这样的女孩应该用什么名字才好呢……” 
我有预感自己说出答案后,他会暴走。于是我伸出双手,紧紧地、紧紧地抱住他,将他按在自己的躯体上,像是要融为一体般,使他无法动弹甚至近乎无法呼吸,这才说道:
“通常来说,绿茶婊这个称呼最适合。” 
他如我预想的一般,绝望的嘶吼着,原本惑人如同电子音般让人迷眩的嗓音突然回归现实,变成了野兽的示威。我用力将他紧紧束缚在怀,愈发用力。 
他没有消失,我也没有。

评论
© 李卫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