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患者全部变成六倍体草莓这件事

康斯坦丁·夫·威坦斯的妻子变成了草莓。他将妻子的草莓尸体装在一个玻璃碗中,草莓看起来粉嫩而赤裸,和玻璃碗交相辉映,温度和玻璃一样冰凉。康斯坦丁喜欢它的可口,于是抱着碗陷在沙发里看电视。他用脚趾按遥控器按键切台,切换到新闻频道时,时讯新闻里的播报员也是个巨大的草莓。播报员草莓的表皮在阳光下闪着水光。他身上插着话筒和吸管,正在吸自己身上的草莓汁,他身上所有的草莓籽变成无数张嘴,同时报道说:“关于受害人全部变成草莓这件事……
“据悉,新型甲型草莓流感目前已席卷全国,该病症的临床表现为剧烈咳嗽,后期病人会咳出小草莓来——吸溜吸溜——
“在春季死于该流感的人,会按病情轻重程度,变成二倍体或六倍体草莓。
“我台记者建议病患在变成草莓后在身上插入吸管吸食自身的草莓汁——这样我们吃掉的部分就总会再次长出来,我们就可以实现永生!!!”
频道切换画面。各地记者实时报道,全世界大大小小的草莓在电视里舞动着。康斯坦丁·夫·威坦斯停下了咀嚼的动作,有一大滴草莓汁从他的嘴角淌下来,滑到衣襟,使他看起来就像个傻逼。康斯坦丁没有发现。由电视新闻报道可知,人在变成草莓后依然有自己的意识,那么结果是康斯坦丁吃掉了自己尚还活着的妻子。他摇晃着碗里剩下的草莓,呼唤妻子的名字;但他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康斯坦丁由此得知自己的妻子已死,而自己正是凶手。康斯坦丁恐惧极了,为了毁尸灭迹,他决定将草莓全部吃掉。吃到一半时,他发现草莓里面是中空的,躺着一个浑身赤裸的正在睡觉的草莓小人,散发着草莓的香甜气息。草莓小人长着和康斯坦丁的妻子一模一样的脸,但却比康斯坦丁的妻子要更加美丽。康斯坦丁凑近了想要看清对方,草莓小人却因此而被惊醒,从睡梦中睁开眼,看了眼康斯坦丁,爬到了更深的草莓里面去。康斯坦丁不希望让草莓小人离开自己,于是他赶紧钻进了草莓里面。一进到草莓里面,康斯坦丁就发现自己所处的空间异常宽广,有草莓粉的天空,有草莓汁的大海,有草莓肉的地面,镶嵌着一个个的草莓籽。举目望去,尽是荒芜的红粉色,不见草莓小人。康斯坦丁不知该往哪里去,他朝天骂道:“英语老师在讲什么狗屎?”地上的所有草莓籽都回答他:“狗屎!狗屎!”他低下头,趴在草莓果肉的地面上,发现那些镶嵌在地面上的草莓籽是一个个蜷缩起来的赤裸小人,全都长着同一张草莓脸。康斯坦丁问她们:“我的妻子在哪里?”所有的草莓籽小人就像一个人似的同声回答他:“她往那边去了!她往南去了!”康斯坦丁抬头看了看草莓汁流淌的天空,看见了草莓太阳——像个指针——显示康斯坦丁的右手边是南。他道谢,转身朝自己的右手方向走去,地面上所有的草莓籽小人都翻了个身,背对着太阳。天上的太阳也窃笑着,转动指针,指向了真正的南方。草莓太阳欺骗了弑妻的康斯坦丁,使他朝着错误的方向展开征程。康斯坦丁走了很久,后来发现草莓地球不是圆的,而是一块平地,一块草莓片,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和圆没有区别,他总能回到原点。康斯坦丁累了,对身旁的一棵草莓树说:“我想离开这里了。”树问他:“那你不找你的妻子了吗?”康斯坦丁回答他:“不找了,操他妈的,谁在乎那个。”他说着,就要离开;但这个世界阻挡他,不叫他离开。康斯坦丁冲这个世界喊道:“如果不让我离开,我将会召唤蚜虫,毁灭这里!”话音刚落,成万上亿个草莓籽小人都正过身子,在草莓果肉里尖叫起来:“不!!你不会的!”康斯坦丁低下头对她们说道:“不,我会的,因为我是这个世界的最肮脏,一切罪恶的产物和造物都可以被我召唤。”世界恐惧了。它可能是愤怒。康斯坦丁并不很想召唤蚜虫,但他不在意这样做。他来找他的妻子,但其实是找那个长得和他妻子一样却更美于他妻子的草莓小人。他对天空中流淌的河流喊道:“精巧的造物!我是世界本身!你们将死于每一天、每一天、每一天、每一天、每一天、每一天……”

评论
热度(7)
© 李卫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