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K]短暂的虚弱期

Klaus陷入了短暂的虚弱期。

他看向自己的兄长,感到了沉重的倦怠,以至于脸上连一个表情都做不出。就连他本人也说不清楚那到底是出自于被匕首刺伤所带来的伤害、还是来源于自己的内心,也可能二者相辅相成兼而有之。Elijah站在床边看着他,衬衫的双袖高高挽起,正在用干净的白手帕擦着同样干净的双手。就是这双手,引导着他猝不及防地将匕首插进了自己的胸膛中;也是这双手,将自己放置在了床上,同时剖开皮肉取出内腔中的凶器,并且沾满了自己的鲜血。Klaus在脑内想象他洗手时池子里淅淅沥沥流走的淡红色的血水,记起曾有人夸赞他浪漫而极具毁灭性的艺术气息。

那把能够带给始祖无限痛苦的匕首已经被放置到了别处。现在卧室里面又重新沉寂下来,两个人之间阻隔的外物被除去,只剩下了纯粹的情感对峙。Klaus闭上了眼睛,低低地呼出一口气来。他张开嘴,用气流勉强组成声音,唤道:“Elijah.”

兄长看向自己的弟弟。Elijah俯下身来,贴心地将耳朵凑近Klaus的嘴唇,以便于听清对方说了些什么;而同时,仿佛是为了保持平衡,他的双手撑在了Klaus的身体两侧,掌腕陷入了柔软的被褥当中。由于对方此刻过于虚弱的模样,更加凸显了Elijah的强大,使得这双臂膀看起来莫名的像是牢笼,牢不可破地囚困着名为Klaus的愤怒的怪物。Klaus保持着气息的平稳,说道:“你会得到你应得的代价。”

他说这句话时的语气凶相毕露。Elijah一瞬间看清了Klaus被烈火焚烧至荒芜的心田一角,里面并没有因为虚无而熄灭火焰,反而凭借着虚无愈演愈烈。

他的弟弟啊。Elijah正过脸来,凝视着Klaus的五官——对方目光灼灼,持久而光亮的双瞳、较之其他兄弟姐妹们更为苍白的肤色使他眼角的红显得尤为突出。Klaus总是愤怒,愤怒使人眼角泛红,哭泣也会,于是人们便分不清他究竟想要如何,而只能注意到他搞出的那些破坏。但他的弟弟啊,在长达上千年的日子里,哪怕经历了诸多事情、也从未长大过,始终都是烈烈燃烧着的愤怒的男孩。Elijah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可能是出于对毫不犹豫地伤害了弟弟的愧疚,他低下头去,在Klaus的眉心间印下了一个吻。

Klaus的反应很迅速,脸上一瞬间便出现了嘲讽的情绪。他虚弱但仍嚣张跋扈,嘴角吊着笑,说道:“Wow……看看,我们优雅、圣洁而又伟大的elijah——”

Klaus被变成吸血鬼时尚是个少年吧?elijah如此想到。他发现Klaus的嘴唇也总是浮现出艳色,可能那些刻薄语言在出口时也会将他本人一并割伤。

“Klaus,停下你无意义的举动吧。”Elijah说道:“如果将匕首刺进你的体内能够使家庭和睦,那么我如此做了。”

Klaus张开嘴想要反击,却突然猛烈地咳嗽起来。剧烈的咳嗽使得他挣扎着上身,几乎是以一个投怀送抱的姿势扑向了elijah的颈窝。Elijah用手托着他的后背将他扶在怀中。Klaus停下咳嗽后放松了身体,显得更加疲倦。他在喘息的间隙里说道:“Elijah……你真是个骗子。A Liar。”他闭上眼睛,像是感到无趣,说道:“你走吧。见不到你应该更有利于伤者恢复身体。”


评论(2)
热度(43)
© 李卫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