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茂律ABO]律的分化期(一发完结车)

注意事项:
1.失禁梗
2.强制标记茂A律O
3.茂夫略黑
4.OOC属于我!!!
5.不要举报我谢谢!!!





律的分化期要到了。
他近期显得有些焦躁不安。虽然表面上看起来还是往常一般平静,但茂夫能够从一些细节处辨出自己弟弟的真实心情。他一直觉得自己算不上什么称职的哥哥——或者说,是作为弟弟的律实在是过于出色,使他有些自卑起来。脑子好使,成绩优异,长得好又受欢迎,虽然年纪还不大,但反而在这样萌动的青春期,更自然而然地受到了学校同龄人的瞩目:没办法,毕竟也算是身居高位啊。被很多人盯着呢,律。
茂夫是个神似beta的alpha,信息素的味道淡的像白开水一样,为此还特意去过医院,得出的结论却是“十分健康”,似乎只是他的信息素天生就是无味的;加上自己存在感弱,茂夫总会被当成beta,得知他真实性别的人普遍会先怀疑一阵。但和他不一样,几乎所有人都认为律会是个alpha。不光是超出年龄应有的强大的超能力,还有体现在各个方面的优秀。这样优秀的少年一定是个alpha吧,相比之下自己还真是拖后腿啊。茂夫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双手微微握起来放在膝上,略有些出神的想着。夜已经很深了,他在沉睡中不知为何便醒了过来,觉得头脑清醒不见半分睡意。他出门接了杯水,一口气喝掉之后又接了半杯,坐在沙发上体会着自己清醒的大脑。正是深夜,就算感觉头脑清醒毫无睡意也没什么好做的事……茂夫正打算回房间再等待一会儿睡意,突然之间便闻到一股陌生又熟悉的冷香。
那味道如此清晰却又细微地钻入鼻腔,等人想要嗅到更多时又围绕着鼻翼,像是掌心的鸿毛,平摊着掌心时安静的停在上面,一旦要捏紧就会被气流冲跑到其他地方。茂夫总感觉这个味道似乎平日里就总隐隐约约地闻到过,但这么清晰地直面接触到还是第一次;他提起警惕心来,循着这丝清晰的香味迈出脚步。
拖鞋和地板接触发出轻微的哒哒声,在一片寂静中尤其明显。茂夫停在律的房门前,之前还很细微的冷香变得浓郁许多,萦绕在身旁。茂夫想到了什么。他的指尖搭在门把手上,神经质地抽搐了一下,然后打开了门。
室内黑暗。他迅速地回手关严房门,思考一下还顺手上了锁。他朝着靠墙的单人床走过去,记忆里一向整洁的床铺此时一片凌乱,伴随着虚浮急促的喘息声,茂夫似乎都能感受到潮湿温热的汗气。
啊,原来是这个味道啊。
茂夫这样想道。
他的脚步停在床前。律并没有动静,依然侧身蜷缩在被子中。茂夫伸出手想要扯开被子——说实话,他有些担心弟弟会被闷得窒息。对方依旧闷声喘息着,对房间内进了个人没有任何反应,却甩开了茂夫想要拉开被子的手,蜷缩得更紧了些。
“那个,律……”茂夫的手停在半空,随后收回来挠了挠后脑,有些语无伦次地措着词:“……是哥哥。……不要把自己闷在被褥里面,不然会窒息的……”他也不是很清楚自己的意思到底表达清楚没有。对方信息素的味道充斥房内,不同于茂夫的清淡如水,律的信息素十分张狂,尽管类似冷香,若有若无的,但却缠人得紧,存在感强烈到无法忽视,让人不自觉地去追逐、想要得到更多。茂夫喉结滚动,用口水润湿发干的喉咙,继续说道:“没事了,律,哥哥在这里……是分化期到了吗?”——真是废话,他想着,近乎自暴自弃地继续说道:“外面应该有24小时药店还在营业,你再坚持一下,哥哥去给你买抑制剂……”
“不需要。”
清冽的少年声线,有些喑哑,带着明显可见的压抑。茂夫顿了顿。律说道:“哥哥先出去吧,只是分化期而已……我没事。”说到最后,他像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只是将被裹得更紧了一些,又重复了一遍:“……出去吧。”
“不行。”
茂夫反驳了律。他甚至想不起上一次反驳律是什么时候了……可能比遥远的孩提时代更早。弟弟的情况让他很担心。他抿了抿嘴唇,说道:“律——”
“我说了出去!”





下方车 链接走评论第一条

评论(16)
热度(202)
© 李卫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