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梗[2]

[游离、摸风]我从来没有梦到她

                   找寻

 

平日我所见到的她是人 然而一旦站上舞台、被灯光触摸、被万众所视,她就又变成了神。

                                                                                        

在街角听到永恒的中央C

 

疯狂的爱自己 自卑

 

粘在桌子上的粉色口香糖

 

溺死

 

所爱之人,非我即他。

 

燃烧的花杆香气

 

伸向天空的手

 

藏污纳垢的身体 洁白 鲜嫩 美丽

 

人果然还是需要被爱啊

 

【“有朝一日我克服万难,”他对克莱莉说,“我会去看看帕尔马修道院的那些美丽图画,那时望你屈尊记起这个名字:法布利斯。”——《帕尔马修道院》】

 

头晕迷幻未完成的耽于现在

 

残花败柳 好看 买来玫瑰花 放置一夜 花瓣松散 耷拉着东倒西歪 姿态狂乱 再将它送给她 不论如何 夸她漂亮

 

蝉死了

 

向深渊深处行进

 

三千风与月

 

梦里游子归乡来

 

光像冷水一样

 

在厚重的黄昏里背对着光线 昏沉睡去 被混沌包裹

 

印在纸上的黑夜

 

把自己的尸体寄给未来的自己,还有一箱远方的候鸟

 

昨夜梦到佐助

 

撕开腐烂的肉

 

我只要一睡着,就掉进了广袤的大海里,身旁尽是些过去的事。

 

浓墨重彩 .避免一切苍白无力.

 

在某个瞬间,我记起他,突然就忘了他长什么样子。

 

山风海风陆风啊风不知你从哪里来,无端的无缘无故的来

 

楼墙上倒悬的一蓬草,生长,站在高处  风 室内

 

阴郁的美术院校生和大理石铸般的人体模特

 

崩析的琴

 

你就是块墙皮

端着猎枪一样拿着杆小号

 

星空苍穹破洞的声音山脉的声音

 

偷吗啡的贼

 

低头看见星辰

 

月亮被一根细线悬挂在空中

 

人类肉体之美

 

穷途末路


评论
热度(1)
© 李卫国 | Powered by LOFTER